快遞員超時工作暴斃路邊,卻意外發現公司未替他購買相關保險?!!倒下前脫口的「兩個字」成最心痛遺言…

快來加入PLAY新聞LINE好友

「超時工作」一直台灣嚴重的職場問題

但面對高齡化社會以及經濟下跌的情況,身為職員也無能為力

就算最近通過【一例一休】制,仍引起眾多反彈聲浪

以下這真實事件,或許能讓大家更為警惕…

 

前日下午5時40分許,速爾快遞A網點員工尹某猝死在合泰大街

有人稱,快遞員從事的是高風險、高強度、高負荷的「三高」行業

也有人稱,快遞員是一個自由而又有高收入的「美差事」

一邊是億萬網民的瘋狂購物,一邊是快遞公司要求的按時送達

我們熟悉而又陌生的快遞員,他們的工作狀態究竟是怎樣的?

【事件】說完「太累」,他再也沒有起來

前日記者趕到現場時,尹某的屍體已被運走,他所騎的電動三輪車還停在路邊。

目擊者胡先生介紹,當時,尹某騎著速爾快遞的三輪車經過合泰大街,突然將車停在路邊,還坐在地上。「他跟我說好累的,說完這句就倒了,有人很快撥打了120和110。」胡先生說,雖然市人民醫院的急救醫生對尹某進行了搶救,但未能挽救尹某的生命。

該院急診科醫生龐亞楠告訴記者,他到場時,尹某已經沒有生命跡象,這屬於猝死。尹某死因可能系最常見的是心源性猝死,也不排除急性的腦血管病病變,但具體死因有待法醫最終確定。

weary-traveler-1631369_960_720

試用期,暫未購買相關保險

昨日上午,記者來到位於荷塘區的速爾快遞A網點瞭解情況。網點一名工作人員介紹,尹某是茶陵老鄉尹先生介紹來的,剛做了半個月的事,目前還屬於「學徒」。

尹先生告訴記者,尹某以前在合泰一服裝作坊打工,由於淡季沒事做了,聽說送快遞完成基本任務有3000多元工資,便來到這裡做事。

尹某的一名同事說,尹某工作很努力,每天都是早出晚歸,沒想到他竟然出了事。

對此,網點承包商李先生稱,這個月缺人,尹某是11月上旬過來做事的,由於還在試用期,他沒有為尹某購買相關保險。「尹某身體不太好,他不是在工作時出的事,我還在和他的家屬協商,會承擔一定的經濟補償責任。」

Gordon-Levitt-1-680

尹某的妻子說,她丈夫今年39歲,夫妻倆育有兩個兒子,大的11歲,小的才1歲多。「公公患有膀胱癌,婆婆有腦梗塞,今年為老人治病就花了近10萬元,家庭經濟狀況很差。」尹妻說,丈夫為了賺錢一直省吃儉用,孩子都小,現在丈夫出了事,她都不知道以後該怎麼辦。

「丈夫沒有體檢過,最近工作很辛苦,他是在工作時出的事,我想勞累過度應該是死亡原因之一。」尹妻說。

【記者調查】快遞業普遍為承包制,購買保險者寥寥

市郵政管理局數據顯示,2015年,全市快遞網點超過100家,全年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完成2843.02萬件,預計今年的業務量只升不降。

在快遞行業中,快遞員無疑起到重要作用。

但快遞員究竟過著一種什麼樣的生活?這個行業,採取了什麼樣的用工機制?

昨日下午,記者以求職者身份撥打市區10家快遞公司分部的電話,其中只有2家分部表示試用期滿後購買意外傷害險和簽訂合同,但沒有養老保險和醫療保險。

一家快遞公司分部的承包商朱君(化名)表示,快遞員投保率低,歸根到底是快遞企業「承包制」的結果。

「絕大多數快遞企業屬於承包制,個人花錢就可以承包一個片區,然後再僱傭快遞員進行快件的投遞。」朱君說,快遞企業不會對保險和合同做要求,而承包商屬於自負盈虧,大部分承包商為了省錢和規避風險,不願意為快遞員購買保險和簽訂合同。

不過,有承包商也有自己的「理由」。「快遞員這個職業太辛苦,經常有人做了幾天招呼不打就走了。」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承包商說,由於快遞員流動性太大,他只會給員工買意外傷害險,不會考慮簽合同,也不會買養老保險、醫療保險等。

對此,本報法律顧問聶煒表示,快遞承包商不和快遞員簽合同、不買相關保險,這是一種違法行為。「沒有簽合同或購買相關保險的快遞員,如果在工作時發生交通事故或遭遇欠薪,一些承包商可能會拒絕負責。」聶煒說,對快遞員來說,這就意味著權益受到侵害。

courier-1214227_960_720

【快遞員故事】11月每天工作16小時

馮建原(化名)今年46歲,是某快遞公司荷塘區分部的快遞員,從業時間為5年多。

馮建原說,由於網絡購物的流行,再加上「雙十一」的原因,每年11月都是最忙的。「我平時每個月接、送100多單快遞,11月份要接、送快遞300多單。」馮建原說,11月,他每天6點多上班,一般要工作到晚上12點,除了吃飯時間,相當於一天工作16個小時。

「由於工作量大,一日三餐只能隨便解決,再加上吃飯時間不固定、生活不規律,我和幾名老同事都患有胃炎。」馮建原說,他們的底薪非常低,而送一單快遞提成在1元左右,他和妻子都是下崗職工,兒子還在讀大學,所以想要掙更多的錢就必須拚命。

「晚上回到家倒頭就睡,由於睡眠時間不夠,早上起不來,我經常用冷水洗幾次臉。」馮建原說,有人說快遞員工資高,但他們的工資並沒有外面傳的那麼高,一般只能拿到三四千元,只有11月份才能多賺點。

「年初,我一個同事開三輪車在路上被車撞傷了,再也不能干重活,而承包商沒有購買意外傷害險,最後賠了幾萬塊錢了事。同事是家裡的頂樑柱,他們家今後的處境會更加艱難。」馮建原說,由於快遞行業普遍是承包制,他們的勞動合同、養老保險和醫療保險都沒有,一旦工作時「出狀況」或者遭遇欠薪,維權會很難。

 

真是太讓人心痛的事件…

什麼時候才能避免這樣的類似事件發生呢?

 

VIA:moneyaaa.com